返回上一頁 第一百九十四章 撤回!撤回失敗! 回到首頁

第一百九十四章 撤回!撤回失敗!
美女劍豪帶著烤肉來了第一百九十四章 撤回!撤回失敗!有聲小說在線收聽

鶴辦公室內,鶴低頭批改著文件,聽到門口傳來敲門聲,她的筆頓住,和戰國不同的是,鶴和斯凱勒一起生活了兩年,對于斯凱勒的各種習慣了如指掌。

比如這敲門的節奏,她一聽就知道是斯凱勒來了,放下筆,抬起頭,說道“來我這里避難來了?”

斯凱勒撓了撓頭,邁步走了進來,說道“影響真的很大嗎?戰國大將也讓我避難去。”

“有些人是不能閑下來的,一旦閑下來,他們就會找事情,讓自己不那么閑,恰好,空元帥就是這樣的人。”

鶴指了指會客去的茶幾,說道“去沖點茶。”

斯凱勒點了點頭,十分懂事的燒水沖茶,期間鶴重新開始了文件的批改,將手中的那一份批改完,鶴看了看旁邊小山般的文件,搖了搖頭,站起身。

走到沙發坐下,喝了一口茶,說道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你應該有半年的假期。”

斯凱勒一皺眉,問道“為什么?我累積的假期應該沒有這么長。”

“世界政府那邊肯定是要調查的,在這期間,你做得越多,就可能暴露越多,空元帥和戰國是不會讓你出去執行任務的。”

鶴攏了攏自己的頭發,說道“不過你放心,你什么都不會被調查出來的,我記得澤法說過你要擔任畢業的考官,也就半個月功夫,之后你就找個地方度假去吧。”

“馬林梵多都不能待嗎?”

斯凱勒皺起眉頭,她在其他地方可沒有住處,鶴的表情也變得奇怪起來,說道“沒事你還在馬林梵多待著?我想要個假期去散散心都要不到。”

聽到鶴幽怨的語氣,斯凱勒也反應了過來,對于其他海軍而言,馬林梵多是一個工作的地方,因為他們有自己的家鄉,有自己的家人。

就好像一家公司給員工提供了住宿,但是過年或者長假,也不會有多少人愿意待在宿舍,而是選擇出去玩,或者回家。

但斯凱勒不太一樣鶴想了想,說道“卡普應該會安排你的行程的,如果你沒有自己想去的地方的話。”

聽到這話,斯凱勒皺起眉頭,說道“恐怕是讓我回去帶孩子。”

“帶孩子?”鶴一愣,突然反應過來,起身將門關上,重新做回沙發,說道“你是說蒙奇·d家的孩子?”

斯凱勒此時也警覺,似乎自己并沒有跟鶴講過艾斯和路飛的事情,她忘記了,也沒放在心上,隨口也就說出來了

“當我沒說過,可以嗎?”

斯凱勒露出了耿直笑容,卻被鶴一個板栗敲在的頭上,說道“好的不學你學卡普?!還是你覺得我知道了這件事就會怎么樣?”

“也不是就是,卡普中將沒和你說,由我說出來好像不太好。”

斯凱勒揉了揉額頭,鶴聞言,也是直接掏出了電話蟲,撥通出去,很快,電話蟲接通,電話蟲變成了卡普的臉。

鶴看著正在挖鼻屎的卡普,強忍惡心將視線挪開,說道“到我辦公室來一趟,對了,記得先去洗手。”

“為什”

卡普的詢問還沒出口,鶴就直接掛掉了電話蟲,幾分鐘后,卡普滿腦門官司走進來,剛想抱怨,看到斯凱勒,一瞬間露出了耿直笑容。

還沒來得及打招呼,鶴就說道“將他的孩子放在風車村養,你到底是怎么想的?”

鶴一說完,卡普瞬間愣住,眼神都變得有些閃爍,斯凱勒趕緊說道“剛剛我把多拉格大哥孩子的事情告訴鶴中將了。”

有了這么一句話的補充,卡普的眼神恢復簡單,撓著后腦勺,哈哈大笑的說道“啊哈哈~老夫忘記了,何況這件事又不是老夫干的,想不起來了。”

鶴皺著眉,打量著卡普,說道“不是你干的?誰天上金!”

鶴瞬間反應過來,看著斯凱勒,說道“一年零四個月,你們就沒想過跟我說一聲?”

海軍兩個大聰明同時撓頭gif

看著兩人形似且神似的動作,鶴也捂額,明明斯凱勒是她負責教導禮儀的啊,為什么跟卡普這個老混蛋這么像?

鶴自己一個人在那里深呼吸,她覺得自己和卡普乃是摯友,對于斯凱勒不說有多大恩情,但好歹鶴覺得自己和斯凱勒也到了能交心的地步。

但是這兩人,居然將這么一件事對自己隱瞞起來,而且一瞞,就是一年多的時間,如果不是斯凱勒說漏嘴,那么她什么時候才能知道?

卡普尷尬的笑著,對鶴說道“小鶴,你別太在意,澤法、戰國他們也不知道,現在是不是覺得公平多了?”

卡普話一出,換來的只有鶴更加危險的眼神,他繼續尷尬的撓頭,但是鶴實際氣也消得差不多了,說道

“我不管你們是有意無意,但是這件事你著實不該跟我、空元帥、戰國、澤法隱瞞,畢竟世界政府一旦追究下來,你覺得我們幾個說不知道有用嗎?”

“嘿嘿~嘿嘿~”

卡普繼續尷尬笑著,隨后說道“等過兩年我把路飛抱過來一趟吧。”

鶴點了點頭,說道“現在孩子多大了?”

“就是天上金事件前一天出生的。”

斯凱勒說完,鶴眉頭再次皺起,說道“剛出生就托付到風車村多拉格他怎么了?”

這一年多以來,四海各地時常有革命軍的消息,但是作為首領的多拉格,卻像是銷聲匿跡了一般,加上孩子這件事,鶴有些擔心。

雖然多拉格是世界政府的敵人,可他不是鶴的敵人,他的孩子更不是,而且,和斯凱勒一樣,多拉格剛加入海軍的時候,也是鶴他們這群人一起帶著的。

此時猜測到多拉格可能發生了意外,鶴也是下意識的為他擔心,卡普看了斯凱勒一眼,說道“多拉格沒說我也不知道。”

鶴看向斯凱勒,問道“是多拉格沒說,還是多拉格不讓你說?”

斯凱勒搖了搖頭,說道“他沒說。”

聞言,鶴的眉頭皺得更緊,看向卡普,說道“你應該知道這是什么意思吧?”

卡普點了點頭,作為多拉格的父親,他怎么會不明白兒子的性格,多拉格不說,只能說明事情太過于嚴重,嚴重到他甚至不愿意跟別人說。

就像多拉格當時想著要離開海軍一樣,也是沒有告訴任何一個人,直到走的那一天,但是當時卡普在多拉格身邊,多少還能察覺出來。

可現在卡普也猜不到,只能讓多拉格一個人扛著。

但卡普還是咧起笑容,說道“現在最重要的不是斯凱勒回來了嗎?一起去吃飯吧!”

鶴點了點頭,也將擔憂和猜測壓到心底,看了看辦公桌上的文件,說道“你們先去吧,我處理些文件,你們叫上澤法,問問他畢業考核的具體內容。”

美女劍豪帶著烤肉來了 https://udcig.com/biquge/237419/index.html